您当前的位置:合作共事

政协项城市委员会四届五次常委会议召开

发布时间:2013-8-19 9:29:17
蒙恬当初征伐楚国屯军驻扎的时候,也曾亲自使用刀笔刻字向大将王翦汇报军务,总是感觉不便,曾经为此苦恼,总想寻找一种简便易行的方法代替,可当时因为军务在身,战况稍纵即逝,不允许这样做。但蒙恬是个有心人,他无意中发现楚地人使用的一种书写工具,叫做“聿”,就是把一些兽毛或者麻捆扎在细竹管上,用这种工具先书写到竹简上,然后再用刀子刻下来,有了缓和的余地,效果自然要比直接用刀笔刻写好一些。于是蒙恬就尝试着使用聿。可是,兽毛和麻粗细软硬长短不同,蘸上墨写不几个字笔头就分枝发杈不能收拢,书写的字也很大,并且字道粗细不均匀,写的时候也很费力。
   一场大雪后的一天,蒙恬外出打猎时射中了一只兔子的后腿,兔子挣扎着拉着腿还在往前跑。蒙恬急忙赶上前去捡兔子,看见兔子尾巴沾了腿上的血,在雪地上拖出了一道鲜红的血迹,因为兔子身子不稳,左右摆动,那血痕也跟着左右划动,有粗也有细,尤其是兔子尾巴尖儿拉出的血痕更细,他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种了灵感:如果用兔子尾巴毛做笔头,不但可以写出粗笔也可以写出细笔,不但可以写大字也可以写小字,这比先前的兔毛笔一定会更好!他就用兔毛试着改进了楚人制聿的方法,把剪下兔子尾毛插在竹管上,试了试,显然要比楚人制作的那种叫做聿的书写工具好使得多。秦人把聿读作笔,于是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笔就这样诞生了。
   自从刘寅做了军中文书,蒙恬不用亲自写东西了,所以他就毫不保留的把自己制笔的方法教给刘寅。
   用了一段时间后,蒙恬老是觉得兔毛油光光的,吸墨很少,笔头也容易脱落下来,不由得一阵心烦,随手把手中的毛笔扔进了门前小石坑里。有一天,蒙恬闲暇无事,在石坑边闲逛,无意中看见了那支被自己扔掉的毛笔,忍不住弯腰从水里捞出来后,用手指捏了捏兔毛,发现它似乎变柔软了,毛色似乎变白了,也不像以前那样油光光的了。蒙恬马上跑回到帐篷里,将笔往墨盘里一蘸,兔尾笔竟一下噙了很多墨,不往下流淌了,于是就写了起来,想不到蘸一次墨可以写出几个字,笔头也似乎变得“听话”了,写起字来非常流畅,字体也显得圆润了。
   兔子尾巴毛不过在水里浸泡了几天,怎么会出现这样奇特的变化和效果呢?难道说这石坑里的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?蒙恬赶快来到石坑边,用手舀了一点水送进嘴里尝尝,呀!怎么有一股涩涩的石灰味道?他连忙找来一个会烧石灰的士兵,请他说说是什么原因。那士兵看看石头,又尝尝石坑里的水,说:“将军,这石头可以用来烧石灰,就是不烧石灰,经过水的浸泡,天长日久水就变成碱味的了,碱有去油脂的作用,洗衣服时放点石灰或草木灰,可以去掉衣服上的油脂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   蒙恬一下子明白了,兽毛经碱性水的浸泡,上面的油脂去掉了,变得柔顺起来,自然可以多噙墨,并且兔尾毛根部粗、梢部细,柔顺以后可以收拢。于是蒙恬就把兽毛根梢按序排列整理齐整,专门做了一只笔头,扎起来放进石灰水里泡两天,用清水涮洗干净,晾干,再塞进竹管里,蘸上墨写起字来就随心所欲了。这真是一个意外的发现!他把这事告诉了刘寅,并让刘寅以后就照着这个样子制作笔头。还在当时流行的笔名“聿”字上加了个“竹”字头,把它叫做“筆”。监军扶苏看到后也很高兴,说:“蒙将军,你这叫发明啊?我看以后再制作出来的笔就叫蒙恬笔吧!”刘寅说:“监军大人说得有理,先前的毛笔就是蒙将军最早制作出来的,现在他又作了改进,这笔就应该叫蒙恬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