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姓氏文化

蒙恬造笔刘寅传

发布时间:2013-8-19 9:29:17
虽然掌握了兽毛脱脂的方法,也琢磨出了笔头的制作方法,蒙恬还是没能高兴起来,还在沉沉地思索着。刘寅看到了,问:“蒙将军,有了这样大的发明,你怎么不高兴呢,还在想什么呢?”蒙恬说:“兽毛脱脂制作笔头的方法找到了,可是笔头容易掉啊!”监军扶苏说:“用什么么东西把笔头和竹管焊在一起不就行了!”刘寅突然看到桌上蜡烛流出的油脂,说:“监军大人、大将军,蜡烛燃烧的时候如果流出来,凉了就成一个了,是不是可以用蜡烛油试试?”于是三人赶快点燃蜡烛,把笔头根部在蜡烛油里蘸一蘸,再插进竹管里,但等到凉了,用手拔一下,不费多大力气就拔出来了,不太牢固,看来蜡烛油不行。
   刘寅想了想,说:“我在家里见过木匠用黄香(方言,即松香)灌棺材缝,干了不透气也很结实,是否可试试?”这有何难,军营里有黄香,赶快找来,熔化后把笔头根部蘸一蘸,再插进竹管里,干了以后再拔,如果不使劲儿还拔不下来呢!终于找到固定笔头的方法了。刘寅高兴地说:“大将军,我刘寅找到吃饭的门路了!”监军扶苏忙问:“刘文书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和大将军要赶你走了吗?”刘寅笑着说:“不是这个意思,如果哪一天我不在军中干了,回家不就可以制毛笔卖钱了吗?”
   蒙恬笑了,说:“刘兄,这么说你可以当制笔祖师爷了。”刘寅连忙摆摆手,认真地说:“大将军,此话差矣,刚才咱们还给这笔起名叫蒙恬笔,我怎么可以当制笔祖师爷呢?”蒙恬说:“我就是个领兵打仗的料,要那个虚名干什么?”刘寅却正儿八经地说:“从发明毛笔到改进毛笔,自始至终都是你制作出来的,你不是制笔祖师爷还能是谁?我以后回家制毛笔卖钱,是跟你学来的,可以传给儿孙,至多也就算一个传笔的吧!”监军扶苏笑着说:“好好好,蒙将军就做制笔之祖,刘文书就做传笔之祖吧!”
   本来是一场玩笑话,后来却成了真,后人果然把蒙恬尊为制笔祖师爷,而把刘寅尊为传笔之祖了。对蒙恬造笔确实有史书记载,如《史记》载:“蒙将军拔中山之毫,始皇封之管城,世遂有名。”东汉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说:“秦谓之笔,楚谓之聿,吴谓之不律,燕谓之弗。”《太平御览》引《博物志》曰:“蒙恬造笔。”崔豹在《古今注》中说:“自蒙恬始造,即秦笔耳。以枯木为管,鹿毛为柱,羊毛为被。所谓苍毫,非兔毫竹管也。”
   当时,有一个叫程邈的人,在一个县里担任胥吏(县尉、县丞以下的小官),因犯罪被关进云阳的监狱。在坐牢的10年间,程邈看到当时狱官的腰牌用篆字书写很麻烦,就对字体作了改革,化繁为简,化圆为方,创立一种新的字体,然后呈送给始皇帝。始皇帝看了很高兴,不仅赦了他的罪,还封他为御史,并且下令规定将这种字体在狱官胥吏中应用。因为程邈是个服劳役的犯人,这种新字体又是专供隶役应用的,所以人们把这种新字体称之为“隶书”。这在当时也是一种了不起的发明!
   有一次,程邈到蒙恬军中,见到刘寅正在处理文牍,因为自己的工作性质和刘寅差不多,就和刘寅攀谈起来,谈得多了,二人交上了朋友。程邈发现刘寅的书写工具很特殊,就拿起来试写一下,连声叫道:“好笔!好笔!”刘寅见程邈喜欢,在程邈走的时候就赠送他一支“蒙恬笔”。
   程邈把“蒙恬笔”带回京城,其他人见到了,都试写,写后也都说好。于是刘寅制的“蒙恬笔”很快就在京城得到人们的认可。